当前位置:今日潮汕网 > 海内外潮汕人 > 艺苑奇葩 > 正文
形即道 ——记山水画家许钦松
Cr.ChaoShanOnline.com  今日潮汕网·海内外潮汕人  2012年03月22日 22:59  作者:随意

  引子
 
  时间,2003年6月8日。地址,中国广州,座落于流花湖畔的广东画院展厅。
 
  在许钦松一次大型国画山水画展上,我亲眼目睹这样一位上了年纪的参观者,当时,他正伫立在一幅题为《寒云欲雪》的画作前,久久不肯挪动脚步。一头白发与画面上的沉黑形成强烈对比,背光的侧面融入画幅的调子里,眼睛却如青波般泛出点点亮光。我走近时,发现那竟是窝在眶里的颤颤泪水。老者向我点点头,并由衷地表达了他对画作的看法:好!好!画得好!其实,他也许不知道,我也是带着与他一样的心情品味了许钦松每一幅山水画。这一批八尺斗方的中国画——既空朦又沉实,既流动又凝重,令人由衷地发出这样的感慨:好画!
 
  水滴石穿
 
  广州美院,那一缕孜孜不倦的阳光。
 
  还在广州美院读书时,许钦松对学习的用功便给同学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上素描课,同学们称之为“磨”素描。每逢此时,许钦松总是眯起一双小眼,有时眯得甚至只剩下一条缝,就这样“磨”呀“磨”,直“磨”到忘了下课,忘了吃饭,有时为了画出一幅好画,甚至“磨”到“天昏地暗”。茶余饭后,同学们大多在宿舍楼道上玩的玩耍的耍,歌的歌舞的舞,许钦松却躲在宿舍的碌架床上,对着画板或速写本一个劲地涂,往往把自己描成了一尊活雕塑。对学习,许钦松总有一丝不拘的拼劲,而且将自己这种认真谦虚地比喻为“笨鸟先飞”。从美院到美协,从美协到画院,几十年来,许钦松憨厚的个性与笑容一直不变。美院的下乡体验生活课,与同学同铺的他,自己的棉被总是被用作垫底用。为什么?有同学调侃说不为什么,只因他的棉被破旧不堪。其实不然,是许钦松的憨厚塑造了他友善和随遇而安的个性。一次上课,有个同学一把椅子飞砸过来,当他知道那是同学误会了他时,只擦了擦被砸伤的脸,一笑了之息事宁人。
 
  这就是许钦松。几十年如一日地作画,几十年如一日地做人的许钦松。
 
  版画的成功之路 在黑白的海洋中穿行……
 
  提起许钦松,在中国版画界或许无人不晓。因为他有大量的版画作品在全国美展、全国版画展、国际版画展、省美展以及各种类型全国性大展上展出。并连续参加第6届至第15届全国版画展;获过第7届全国美展银牌奖,1992年日本中国版画奖励会金奖,91中国西湖美术节银奖(版画最高奖),第10届全国版画展铜奖,80至90年代中国优秀版画家鲁迅版画奖及广东省第4届鲁迅文艺奖等10多项大奖。他的作品,不论写景写物写人,无不注重一个情字。如《潮的失落》、《心花》、《天音》、《踏谷歌》、《踩波曲》等作品,寄情于大黑大白的同时,也寄情于淋漓尽致的水印。娴熟的技巧与精心的构思融为一体,使其画作达到了大完大美的境界。画家林墉就这样评价过许钦松,说他“有着多多的乡思和淳淳的抒情,不论故乡或他乡,即使是远洲远洋,也惯于用乡俗的角度去拥抱他的亲历”,“澎湃汹涌,激烈撞击,惊天动地,不常出自许钦松的作品,他擅长的是那份深沉的抒发,优美的交融”。
 
  的确,在许钦松的版画里,你可看到,他正吹着短笛漫步走来!
 
  国画情结,缘自潮汕平原
 
  诗书画印的熏陶,孕育了许钦松对国画的情有独钟。
 
  自古以来,不缺少男耕女织的潮汕平原,也不缺少中国画。明清以来,那里的文人辈出。在许钦松家乡,文化气氛非常浓,文化底蕴也很深厚。祖上清末时,就曾出过一位举人。在那块土地上,任何一条毫不起眼的小村子,都可以找到几个毛笔字写得极好的人,也能找到不少把诗做得很好的人。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家乡人对国画的喜爱,再破的土砖房里,也肯定挂有一两幅山水画。正是因为这种文化气息,在农村长大的许钦松才可能从小就受到艺术的熏陶,才可能从农村考进广州美术学院。入读广州美院后,学的虽然是版画专业,但国画的种子早已在他年少的心中发芽并随他走上专业绘画的创作之路。版画与国画艺术的双丰收,除了其他因素之外,也与许钦松与生俱来的坚忍不拔、勤奋好学的性格有关。许钦松至今也不会忘记,小时候在艰苦的农村,他肩上挑着比自己体重还多得多的重担,咬着牙从田野走回村舍的路上,走在前面的父亲那鼓励的目光。那是一次收割时节,锄禾日当午,干了大半天活的小钦松累得手酸脚软,还要将重担挑回村里。当父亲挑着担子在前边走,许钦松也挑着沉沉的担子在后边紧跟。就在他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父亲停下了脚步,但没有过来帮他一把的意思,只是用一种挑战的目光看着他。父亲不放下担子,许钦松也不放下担子。直至今天,许钦松还忘不了父亲那目光。正是那目光,从小就打造了他的执着与不松懈的特质。
 
  在版画创作取得了巨大成功之后,许钦松开始将国画创作摆上他的人生议程。这并非宣告他在版画创作上的急流勇退,而是国画情结在他心灵的长期撞击而终于激活了画家挥毫泼墨的强烈欲望。
 
  于是,许钦松开始了用笔与大自然的对话。在他后来的国画创作中,大山、大水、流云几乎充溢画家的整个胸间。如果说,他的版画创作包罗了风、土、人、物等丰富对象的话,那么国画创作则以山水为单一的着眼点。沉沉的大山,默默的云流,偶尔加之一泓清清的溪水,蕴含了大自然多少奥妙!从《许钦松山水画集》(岭南美术出版社)中可以看出,画家对云的描写情有独钟。如《叠云》、《游云漫渡》、《云来云去岭上峰》、《寒云欲雪》、《半山闲云》等作品,无不以云点题。可以这样说,一直以来,云都是历代文人墨客所崇尚的一种能代表他们精神的纯美境界。所以,许钦松十分明白,云是他描绘大山大水的不可或缺的灵魂。因为有了云,画家笔下那沉重的大山才变得活灵活现。
 
  或许有人问,为什么在许钦松所有的国画山水中,几乎看不到人。这并非画家忽略了对灵动人类的描写,恰恰是他有意将人剔除在画幅外,让画者、读者一同成为作品的孤独观照者。你才能一边阅读作品的同时,一边可以聆听到画幅上那空谷的回音。因此,许钦松的山水画不但传递给人一种天人合一的通灵,还会给人一种激荡的共鸣与深深的震撼。他的《山涛无声》和《豪雨》,除了画面给人以强烈撞击力之外,更容易将人的思绪带入画幅的演绎中。
 
  在历代,令人深思的画是好画,有思想深度的画家更是难能可贵。
 
  画家论道
 
  精神与物质。意象与现实。艺道。人格之道。
 
  许钦松如是说:画即是心,形即是道。份量、力量、重量,三者合一,我的山水画,意在开辟这样一种风格。
 
  在我国,早就出现“形而上”之说。《易经·系辞上传》就有“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化而裁之谓之变”的理论。中国古代的“形而上”,实际上是对现象的一种理论升华。所谓“道”,是现象、思维与数理的综合反映,也是人类的思辨产物。支配这三者的核心是对立二字,三者又融为一体。从许钦松的山水画解读他的创作,不难看出画家对形的侧重。多少年来,西洋画的“形”与中国画的“意”,一直被认为是东西方艺术的固有符号。但在老一辈大师如刘海粟、张大千等人的努力下,这种符号被抹去了。岭南画派举旗人如居廉、高剑父、高奇峰等大师在传统国画与西画技法的融会贯通上,都作了成功的探索。生于岭南长于岭南的许钦松,也决心在传统国画的园地里经营一方属于自己的试验田。从他的画不难看出,许钦松是个唯物主义者。他的山水画创作,完全得益于唯物主义的启发。在这个世界上,他坚信物质的第一性,他偏爱巨象的东西。他认为,巨象的东西更能给人折射出一种可贵的精神力量。
 
  当世界进入网络时代,许钦松更有深一层的体会:概念化的现代人,审美观、意识与情趣都发生了很大变化,国画怎样才能适应现代人的欣赏,是摆在国画家面前的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既要承传传统文化根脉,又要照顾现代人审美倾向;要保持传统,又不可忽略现代性。当然,更不能迎合现代而割断了传统。
 
  当今社会,文化的趋同性、杂交性与边缘的:允刮幕肓艘桓龉残允澜。所以,在画种界限越来越:⒂纱舜帐跫以嚼丛蕉辔匏蚀拥慕裉,艺术家的独特个性就更加彰显它的魅力。作为历史文化载体的中国画,如何在国画传统中体现审美的现代性,如何表现艺术家的思想至关重要。对此,许钦松正作出努力探索。
 
  “其实,审美是艺术家在生活中最真切的感受。不是从哪幅画上直接拿来。一定得到大自然中去。走进书斋,写写诗练练字可以,但更重要的是必须走出去,进入大自然,到生活中去。”许钦松如是说。对于什么才是传统,他也从哲学的相对论中悟出了答案:“昨天是今天的传统,今天是明天的传统,明天是后天的传统。所以,画艺也要与时俱进。”

  不张扬,不外露,勤勤恳恳干实事,是祖辈留给许钦松的特质。温和的性格与厚道的人品,并不影响他在艺术上的多方探索。七十年代初,有人曾对许钦松的国画有过非议,但他坚信,艺术作品的价值,只有漂过历史的长河,才会得到中肯的评价。从困难到今天,一路走来,许钦松的国画终于得到了社会的承认和艺术界的认同,并成为市场与收藏界的热捧对象。
 
  2004年10月,拍卖行从众多的艺术家中选中许钦松,“华艺廊”专门为其举办了个人画展并出版专集。所展的作品全部售出。而且有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有这批作品中,大凡有“版画味”的国画都比较抢手。
 
  身为广东画院党组书记、副院长、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的许钦松,让繁忙的领导和行政工作占去了不少搞专业的时间。但他却能做到行政专业两不误。他深知自己双重身份的分量,既要自己搞创作,又要带领一班人搞创作。不管什么时候,他始终不忘记自己是国家一级美术师,也是艺术家的公仆,还肩负着省人大代表的一份职责。他深知自己多重身份的分量!

来源:今日潮汕网
0
关于更多相关 的资讯
【编辑:兹妮森】
  • 用户名:   验证码: 匿名
  •   请发言时注意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规,本站有义务配合有关部门提供相关记录,违法违规的言论可能成为对你不利的证据。
  •